首页 看点焦点        正文

内蒙古准格尔旗: 涉嫌非法占地、合同诈骗 绿地集团旗下煤炭公司陷多起纠纷

日期:2022-01-11  来源:中国城市新闻网   浏览次数:15464
分享到:
核心提示:内蒙古鑫坤利煤炭有限公司及内蒙古生力中伟爆破有限责任公司两家企业向媒体反映,绿地集团旗下的准格尔旗食联煤炭公司无视国家法律法规,违法违规倒卖煤炭资源,涉嫌合同诈骗,并置合作企业的生死存亡于不顾,严重破坏国家法律的尊严、破坏市场稳定、损害内蒙古的营商环境,导致合作企业损失惨重、濒临破产。
关键词:
          随着冬季采暖季和用电高峰期的来临,燃煤告急,煤炭价格攀升,煤炭企业迎来了产销两旺的良好势头。然而,对于绿地集团旗下的准格尔旗食联煤炭有限责任公司来说,却面临多起纠纷缠身,麻烦不断。公司不仅被内蒙古两家企业指斥违法违规倒卖煤炭资源、涉嫌合同诈骗,多年来因占用土地开采煤矿引发的村民上访也一直没有停息。

违规倒卖煤炭资源,涉嫌合同诈骗

近日,内蒙古鑫坤利煤炭有限公司及内蒙古生力中伟爆破有限责任公司两家企业向媒体反映,绿地集团旗下的准格尔旗食联煤炭公司无视国家法律法规,违法违规倒卖煤炭资源,涉嫌合同诈骗,并置合作企业的生死存亡于不顾,严重破坏国家法律的尊严、破坏市场稳定、损害内蒙古的营商环境,导致合作企业损失惨重、濒临破产。

反映信称,2018年9月29日,由于上海绿地能源公司鄂尔多斯煤矿欠李计红施工款项4600万元,双方发生争议。李计红公司打赢官司,追回了几百万欠款。随后,李计红公司与上海绿地集团达成协议,把上海绿地食联煤矿首采区作为补偿,并于2018年9月29日签定了食联煤矿首采区的购销和施工合同,李计红公司先期向上海绿地食联煤矿账户打入一千万订购款。但合同签定后直到2021年1月4日,食联煤矿因手续没有完善一直未能开工。2020年,李计红公司把与食联煤矿签订的合同转让给内蒙古鑫坤利煤炭有限公司,内蒙古鑫坤利煤炭有限公司替上海绿地能源公司向李计红公司补偿2000余万元(不包括李计红公司签订合同后给上海绿地食联煤矿打入的1000万元)。

2021年1月4日,准格尔旗食联煤炭有限责任公司与准格尔旗宏顺煤炭有限公司、内蒙古鑫坤利煤炭有限公司签订《关于食联煤矿煤炭销售协议的承继及退出协议》,约定由内蒙古鑫坤利煤炭有限公司向食联煤炭公司支付3000万元,取得准格尔旗食联煤炭有限责任公司与准格尔旗宏顺煤炭有限公司签订的《食联煤炭销售协议》项下的所有权利。同日,准格尔旗食联煤炭有限责任公司与鄂尔多斯市永泰工程建设有限责任公司、内蒙古生力中伟爆破有限责任公司签订《关于食联煤矿煤炭回收工程及排土场绿化合作协议的承继及退出协议》,约定由生力公司承继永泰公司与食联煤炭公司签订的《食联煤矿煤炭回收工程及排土场绿化合作协议》项下的权利。鑫坤利公司按约支付了首笔3000万元。

1月22日,食联煤炭公司要求鑫坤利公司、生力公司根据开工前的环保要求建设煤棚、支付定金、整修矿区道路、整修设备等,鑫坤利公司为此投入了大量资金。根据合同约定,煤矿具备开采条件时,食联煤矿需向生力公司、鑫坤利公司出具书面通知。

据鑫坤利公司反映,签订合同后鑫坤利公司一直积极配合上海绿地食联煤矿做开工前期的各项准备,包括绿色矿山前期治理、生活区的拉电、征地补偿、危废库建设、环评报告、临时用地的批复、办理开工手续等。然而2021年9月,上海绿地食联煤矿公然违反合同约定,在没有任何征兆也未通知鑫坤利公司的情况下,将食联煤矿整体转让给了张子亮公司。

2021年9月25日,由上海绿地食联煤矿原负责人周杰组织三方在食联煤矿会议室进行合谈,张子亮公司提出三种解决问题模式:一、鑫坤利公司与张子亮公司共同合作开采销售煤炭;二、张子亮公司掏钱补偿鑫坤利公司,鑫坤利公司退出;三、执行原合同,鑫坤利公司自己开采销售。最后双方决定采用第三种模式。

9月27日,鑫坤利公司代表再次到张子亮公司洽谈,双方再次确认按照第三种模式执行原合同。

据鑫坤利公司反映,按照鑫坤利公司与食联煤矿签订的首采区合同,煤矿具备开采条件后,鑫坤利公司可以直接进行首采区的开采和销售。但当征地完成时,张子亮公司却没有通知鑫坤利公司进场施工和销售,而是自己派出挖机和翻斗车,在合同中规定属于鑫坤利公司的首采区进行开采,同时拒绝鑫坤利公司入场生产。

反映信还称,生力公司也多次要求进场履行合同,却遭到当地派出所所长的阻挠。派出所杨所长要求调解双方的纠纷。但生力公司认为,很明显这是公安机关违规插手经济纠纷,而且“拉偏架”。因为生力公司与食联煤炭公司签订协议在前,其他任何主体都无权阻止生力公司施工。

两家公司在反映信中表示,上海绿地集团旗下食联煤炭公司公然违反合同,违法违规转卖煤矿,竟然将一个采区同时转让给两家公司,有明显的合同诈骗嫌疑,给生力公司、鑫坤利公司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严重破坏了法律法规和内蒙古良好的营商环境。

近日,针对内蒙古两家公司反映的问题,记者致电食联煤炭公司时任法人周剑枫,他在电话中回复称:“食联煤炭是国企,不可能诈骗。”说完就以开车不方便接电话为由匆匆挂断了电话。

临时征用3000多亩土地超期非法占用,排土场超高

在两家公司不断向媒体反映食联煤炭公司问题的同时,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付家阳坡社多名村民也在持续不断地向各级政府部门和媒体反映,称食联煤炭公司涉嫌严重超期使用土地、非法占用村民土地、不按国家要求复垦土地、在征地过程中补偿标准不一区别对待、无视旗政府相关文件越界排土、排土场超高等。

村民刘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2006年,食联煤矿开始第一批征地,2007年开始开采并由井工转为露天开采。当时食联煤矿首批征地涉及昌汉素村昌汉素社和昌汉素村付家阳坡社13户村民,征地补偿标准为人均12万元左右。

2009年,食联煤矿开始第二批征地,并征用了村民超过90%的土地。这时的补偿标准增加到人均16万元。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民告诉记者,2011年,村民们发现煤矿在第二批征拆过程中,实施了不同的拆迁标准,有部分村民竟享受了高于当时准格尔旗政府文件中房屋补偿标准10倍的待遇。于是村民们和煤矿间的矛盾日益尖锐,开始四处上访,煤矿也随之停工。

当时村民们提出的诉求包括:1、按准格尔旗征拆文件要求为被征地村民缴纳养老保险;2、降低主要排土场标高(目前超高22米),并按国家《复垦条例》标准复垦,归还农民土地;3、给予农民购楼补贴;4、给予农民在未归还土地期间地上附着物的收益补偿。

据村民们反映,按照准格尔旗政府的文件,食联煤炭需要为被征地村民缴纳养老保险,可十多年来他们都拒绝缴纳。

另外,按照准格尔旗人民政府2012年12月12日印发的《关于批转地表浅层采矿临时用地工作方案的通知》,每期采矿用地使用期限不超过2年,完成采矿和土地复垦的实施周期不得超过5年。但食联煤炭从付家阳坡社征收的3000多亩土地都是临时用地,到2021年已经10年有余,食联煤炭却依然拒绝归还村民土地,更不要说复垦了。十余年来食联煤炭一直在村民们的耕地上超期非法开采,明目张胆违反国家《复垦条例》,将期限为2年的临时用地强行非法霸占开采了十余年之久。不仅如此,食联煤炭的排土场长期以来严重超高,比规定的标准高了整整22米。

损毁村民进出道路,部分土地被悬空

据了解,由于村民四处上访反映问题,食联煤矿除了在2013年以灭火为由短暂开工一两个月之外,一直处于停工状态。

2019年,煤矿组织国家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并邀请部分村民进行还地工作,共归还村民土地71公顷。其中30公顷为未开采土地,41公顷为复垦后返还的土地。

2021年秋,食联煤炭进行了股权交易。10月,煤矿新一任领导曾就村民上访未解决的问题进行摸底调查,但至今没有给予村民们任何答复。

11月初,食联煤炭在对村民上访问题未做任何处理的情况下开始了大规模开采,并损毁了村民们进出的水泥路。经村民与煤矿交涉,煤矿停工,并将毁坏的道路修复,并且补以简易的土挡墙以防安全事故的发生。

令村民们始料未及的是,社长及一小部分村民竟“全权代表”全社村民与食联煤炭签署了一份协议,以每人补偿7万元的条件,要求其他村民在协议书上签字。但绝大部分村民拒绝签字。就在社长要求全体村民签字过程中,煤矿不顾村民的反对和上访,强行开始了大规模的开采。

不仅如此,村民们还反映,食联煤炭还在根本没有征用的土地上非法打钻探矿,甚至已经打钻到了村民的祖宅、祖坟旁。有部分村民的土地下面已经被掏空,土地处于悬空状态,随时有坍塌的危险,严重威胁着村民们的生命财产安全。

令村民们不解的是,上海绿地集团下属的食联煤炭公司何以如此胆大妄为,不但将未被征收的或者已归还的村民土地非法霸占,持续进行探矿、开采,而且其排土场长期越界排土,彻底损毁了公共井田上村民的土地,严重掠夺、挤占了村民们的承包经营权,严重威胁着当地的生态环境和村民的生命健康、财产安全。

多年来,当地村民们不断上访,但问题至今没得到有效解决。其实村民们的诉求很简单,不过是想依照《准格尔旗煤炭采区居民搬迁补偿及补贴办法》准政发[2005]125号、[2007]249号、2013]45号、[2018]18号等文件要求,得到应有的合法权益。除了历史上遗留的4点上访诉求外,村民们提出:1、停止在未征用土地上非法打钻探矿;2、修缮被损毁道路,解决村民出行不便问题;3、归还所有被征用村民土地,对已被破坏地貌的按复垦条例要求修复后归还;4、解决已归还土地被非法占有、持续使用问题;5、解决越界排土、剥夺村民承包经营权问题;6、有效解决公共井田上村民土地被损毁、部分村民土地被悬空问题;7、解决在同一个社内拆迁补偿标准不一问题;8、维护村民知情权,依照规定向村民公开煤矿相关生产批文;9、有效解决食联煤炭公司单方面撕毁与村民签订的协议,强行开采佛堂庙宇地块问题。

据村民推测,最多两个月,付家阳坡社最后那点煤将被掏空。“煤挖完了,煤矿撤了,谁给我们复垦?”村民们忧心忡忡。

针对村民们反映的问题,记者试图采访准格尔旗相关职能部门,但截至记者发稿,尚未收到任何回复。

本文链接:http://www.irmb.cn/news/show.php?itemid=1169

 
声明:
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中国商业联播网”的稿件,其版权属于中国商业联播网及其子站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中国商业联播网”。其他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