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看点焦点        正文

绿地集团旗下企业被指故意违约“一物二卖”

日期:2022-03-14  来源:东南都市报   浏览次数:10976
分享到:
核心提示: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食联煤炭公司涉嫌在经营中违反合同法的规定,在煤炭价格暴涨之时,故意违约,拒不履行合同约定义务,并先后与不同交易对象签订合同,将同一采区“一物二卖”。
关键词:绿地         内蒙古准格尔旗  
——《内蒙古准格尔旗:涉嫌非法占地、合同诈骗 绿地集团旗下煤炭公司陷多起纠纷》追踪

 

2022年1月初,多家媒体以《准格尔旗:涉嫌非法占地、合同诈骗 绿地集团旗下煤炭公司陷多起纠纷》为题,报道了绿地能源集团旗下的准格尔旗食联煤炭有限责任公司,被内蒙古鑫坤利煤炭有限公司和内蒙古生力中伟爆破有限责任公司两家企业指斥违法违规倒卖煤炭资源、涉嫌合同诈骗。

近日,该事件又有了新进展,由于反映的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2月27日,两家公司再次联名向媒体举报,请求当地政府和相关管理部门对此事进行调查处置,以维护两家公司正当合法权益。同时,内蒙古枢正律师事务所也接受委托,向绿地能源集团正式出具律师函,就绿地能源集团持股的食联煤炭公司拒绝履行合同给两家公司及当事人造成的损害及其法律责任,向绿地能源集团提出严正交涉。

就反映的问题看,食联煤炭公司存在很多违法、违规的经营活动。一方面,是食联煤炭公司在经营中违反合同法的规定,在交易中心不守信,将自己的二采区一物二卖,先后签订不同的合同将其作为交易对象,进行多次处分,当煤炭经营形势好转之后,又拒不履行合同约定义务,故意违约。另一方面,是食联煤炭公司在经营中,违法占地,超过临时用地限定的时间长期占用,越界钻探,毁坏农民道路,侵害村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长期拖欠应当依法依约对农民的补偿、拒交村民的养老保险金等,侵害农民合法权益,给农民造成生命财产安全的威胁。

故意违约“一物二卖”涉嫌合同诈骗,违法违规倒卖煤炭资源引发维权之争

媒体报道显示,涉事两家公司与绿地集团旗下的准格尔旗食联煤炭有限责任公司之间的纠纷始于2018年。当时由于上海绿地能源公司鄂尔多斯煤矿欠李计红施工款项4600万元,双方发生争议。李计红公司打赢官司,追回了几百万欠款。随后,李计红公司与上海绿地能源集团达成协议,把上海绿地食联煤矿首采区作为补偿,并于2018年9月29日签定了食联煤矿首采区的购销和施工合同,李计红公司先期向上海绿地食联煤矿账户打入1000万元订购款。但合同签定后直到2021年1月4日,食联煤矿因手续没有完善一直未能开工。2020年,李计红公司把与食联煤矿签订的合同转让给内蒙古鑫坤利煤炭有限公司,内蒙古鑫坤利煤炭有限公司替上海绿地能源公司向李计红公司补偿2000余万元(不包括李计红公司签订合同后给上海绿地食联煤矿打入的1000万元)。

2021年1月4日,准格尔旗食联煤炭有限责任公司与准格尔旗宏顺煤炭有限公司、内蒙古鑫坤利煤炭有限公司签订《关于食联煤矿煤炭销售协议的承继及退出协议》,约定由内蒙古鑫坤利煤炭有限公司向食联煤炭公司支付3000万元,取得准格尔旗食联煤炭有限责任公司与准格尔旗宏顺煤炭有限公司签订的《食联煤炭销售协议》项下的所有权利。同日,准格尔旗食联煤炭有限责任公司与鄂尔多斯市永泰工程建设有限责任公司、内蒙古生力中伟爆破有限责任公司签订《关于食联煤矿煤炭回收工程及排土场绿化合作协议的承继及退出协议》,约定由生力公司承继永泰公司与食联煤炭公司签订的《食联煤矿煤炭回收工程及排土场绿化合作协议》项下的权利。鑫坤利公司按约支付了首笔3000万元。

2021年1月22日,食联煤炭公司要求鑫坤利公司、生力公司根据开工前的环保要求建设煤棚、支付定金、整修矿区道路、整修设备等,鑫坤利公司为此投入了大量资金。根据合同约定,煤矿具备开采条件时,食联煤矿需向生力公司、鑫坤利公司出具书面通知。

合同签订后鑫坤利公司一直积极配合上海绿地食联煤矿做开工前期的各项准备。然而2021年9月,上海绿地食联煤矿却违反合同约定,在未通知鑫坤利公司的情况下,就将食联煤矿整体转让给了张子亮公司。

2021年9月25日,由上海绿地食联煤矿原负责人周杰组织三方在食联煤矿会议室进行合谈,共同商定通过“执行原合同,鑫坤利公司自己开采销售”的方式解决双方纠纷。

按照鑫坤利公司与食联煤矿之前签订的首采区合同,煤矿具备开采条件后,鑫坤利公司可以直接进行首采区的开采和销售。但当征地完成时,张子亮公司却没有通知鑫坤利公司进场施工和销售,而是自己派出挖机和翻斗车,在合同中规定属于鑫坤利公司的首采区进行开采,同时拒绝鑫坤利公司入场生产。

此事自此再次陷入僵局。

在向绿地能源集团出具的律师函中,代理律师代表涉事的两家公司向绿地能源集团提出了如下交涉意见:

第一,鑫坤利煤炭公司与食联煤炭公司于2021年1月4日签订的《关于<食联煤矿煤炭销售协议>的计承与退出协议》,及生力中伟爆破公司与绿地能源集团持股的食联煤炭公司签订的《关于<食联煤矿煤炭回收工程及排土场绿化合作协议>的承计及退出协议》,合法有效,应该被全面履行。

因为涉事两家公司为签订上述协议,已支付给原合同相对方李计红2000万元的补偿费。且食联煤矿又退给李计红1000万元,李计红才退出并将合同权利转让给两家公司。而生力中伟爆破公司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了合同义务,进行了道路修整、煤棚建设准备、环保设备购置和开工手续办理等一系列工作,并支付了合同约定的费用。鑫坤利煤炭公司也按照合同约定,向绿地能源集团持股的食联煤炭公司汇入3000万元定金。

但食联煤炭公司拒不履行合同义务,存在不当阻止合同生效条件成就的行为。2021年9月,食联煤炭公司获得政府林草地及临时用地批复,准许施工,煤矿已具备开工条件。按照合同约定,食联煤炭公司应该向生力中伟爆破公司和鑫坤利煤炭公司出具书面通知,使合同得到贯彻执行。在没有获得通知的情况下,生力中伟爆破公司向食联煤炭公司呈递了《关于进场的函》,食联煤炭公司既未予准许,更无书面通知。

2021年12月,生力中伟爆破公司安排一直待工的机械进入预定场地,食联煤炭公司以破坏生产秩序为由,通过公安机关责令生力中伟爆破公司的机械离场。而食联煤炭公司的控股股东却安排自己的机械自行施工。煤矿已经开工,食联煤炭公司的控制人却声称已经签订的合同未生效。

在涉事两家公司多次交涉,要求履约后,食联煤炭公司单方面向鑫坤利煤炭公司的账号打入3000万元,声称两家公司的定金已退回。

代理律师指出,上述事实表明,鑫坤利煤炭公司和生力中伟爆破公司已充分地履行了合同义务,付出了巨大的人力财力和物力。在煤矿具备开工条件时,食联煤炭公司拒绝向两家公司“出具加盖公章的书面通知”,阻碍合同生效条件的成就,根据《民法典》第一百五十九条规定“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当事人为自己的利益不正当地阻止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已经成就”,合同已经生效。但是食联煤炭公司控股股东自行安排机械施工,意图侵吞合同所包含的巨大利益,是严重违约甚至犯罪的行为。

而且,代理律师认为,食联煤炭公司与李计红合作的公司分别签订施工合同与销售合同,实际上是为解决李计红与绿地能源集团控制的其他公司存在的合同纠纷而签订的井田承包合同。所签订的合同权利,可以弥补李计红在与绿地能源集团存在的工程合同纠纷中的损失,起到定纷止争的作用。

在合同签订后煤矿迟迟不能开工时,为避免矛盾,由内蒙古鑫坤利煤炭公司拿出2000万,付给李计红,受让了合同。同时,付给煤矿3000万元定金,煤矿用1000万元退给了李计红。

但是,鑫坤利煤炭公司在与食联煤炭公司和李计红合作的公司签订退出及承继合同签订后,按照合同约定投入了大量资金、人力和物力。食联煤炭公司通过合同,获得了鑫坤利煤炭公司的大笔资金,解决了自身问题。在鑫坤利煤炭公司即将获益的时候,看到合同所包含的巨大的利益,食联煤炭公司控股股东张子亮却要坚决撕毁合同,意图非法占有鑫坤利煤炭公司通过巨大付出应该获得的合同权利,有诈骗鑫坤利煤炭公司财物的嫌疑。

代理律师认为,食联煤炭公司虽然已经由张子亮控制,但合同签订时绿地能源集团为控股股东,且目前仍然参股。食联煤炭公司及其控制人的不法行为,必将给绿地能源集团带来损害。且涉事两家公司的维权行为,不排除对绿地能源集团的经营造成干扰和负累。

 违法占地无序开采导致部分土地“悬空”,给农民造成生命财产安全的威胁

在两家公司不断向媒体反映食联煤炭公司问题的同时,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付家阳坡社多名村民也在持续不断地向各级政府部门和媒体反映,称食联煤炭公司涉嫌严重超期使用土地、非法占用村民土地、不按国家要求复垦土地、在征地过程中补偿标准不一区别对待、无视旗政府相关文件越界排土、排土场超高等。

村民刘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2006年,食联煤矿开始第一批征地,2007年开始开采并由井工转为露天开采。当时食联煤矿首批征地涉及昌汉素村昌汉素社和昌汉素村付家阳坡社13户村民,征地补偿标准为人均12万元左右。

2009年,食联煤矿开始第二批征地,并征用了村民超过90%的土地。这时的补偿标准增加到人均16万元。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民告诉记者,2011年,村民们发现煤矿在第二批征拆过程中,实施了不同的拆迁标准,有部分村民竟享受了高于当时准格尔旗政府文件中房屋补偿标准10倍的待遇。于是村民们和煤矿间的矛盾日益尖锐,开始四处上访,煤矿也随之停工。

当时村民们提出的诉求包括:1、按准格尔旗征拆文件要求为被征地村民缴纳养老保险;2、降低主要排土场标高(目前超高22米),并按国家《复垦条例》标准复垦,归还农民土地;3、给予农民购楼补贴;4、给予农民在未归还土地期间地上附着物的收益补偿。

据村民们反映,按照准格尔旗政府的文件,食联煤炭需要为被征地村民缴纳养老保险,可十多年来他们都拒绝缴纳。

另外,按照准格尔旗人民政府2012年12月12日印发的《关于批转地表浅层采矿临时用地工作方案的通知》,每期采矿用地使用期限不超过2年,完成采矿和土地复垦的实施周期不得超过5年。但食联煤炭从付家阳坡社征收的3000多亩土地都是临时用地,到2021年已经10年有余,食联煤炭却依然拒绝归还村民土地,更不要说复垦了。十余年来食联煤炭一直在村民们的耕地上超期非法开采,明目张胆违反国家《复垦条例》,将期限为2年的临时用地强行非法霸占开采了十余年之久。不仅如此,食联煤炭的排土场长期以来严重超高,比规定的标准高了整整22米。

据了解,由于村民四处上访反映问题,食联煤矿除了在2013年以灭火为由短暂开工一两个月之外,一直处于停工状态。

2019年,煤矿组织国家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并邀请部分村民进行还地工作,共归还村民土地71公顷。其中30公顷为未开采土地,41公顷为复垦后返还的土地。

2021年秋,食联煤炭进行了股权交易。10月,煤矿新一任领导曾就村民上访未解决的问题进行摸底调查,但至今没有给予村民们任何答复。

11月初,食联煤炭在对村民上访问题未做任何处理的情况下开始了大规模开采,并损毁了村民们进出的水泥路。经村民与煤矿交涉,煤矿停工,并将毁坏的道路修复,并且补以简易的土挡墙以防安全事故的发生。

令村民们始料未及的是,社长及一小部分村民竟“全权代表”全社村民与食联煤炭签署了一份协议,以每人补偿7万元的条件,要求其他村民在协议书上签字。但绝大部分村民拒绝签字。就在社长要求全体村民签字过程中,煤矿不顾村民的反对和上访,强行开始了大规模的开采。

 

不仅如此,村民们还反映,食联煤炭还在根本没有征用的土地上非法打钻探矿,甚至已经打钻到了村民的祖宅、祖坟旁。有部分村民的土地下面已经被掏空,土地处于悬空状态,随时有坍塌的危险,严重威胁着村民们的生命财产安全。

令村民们不解的是,上海绿地集团下属的食联煤炭公司何以如此胆大妄为,不但将未被征收的或者已归还的村民土地非法霸占,持续进行探矿、开采,而且其排土场长期越界排土,彻底损毁了公共井田上村民的土地,严重掠夺、挤占了村民们的承包经营权,严重威胁着当地的生态环境和村民的生命健康、财产安全。

多年来,当地村民们不断上访,但问题至今没得到有效解决。“煤挖完了,煤矿撤了,谁给我们复垦?”村民们忧心忡忡。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立新指出,依照《民法典》的规定,不论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以及其他任何经营者,都是盈利法人,都必须依法经营,通过交易,依法、依约获得利益,维护正常的交易秩序,使公司得到发展,使国家经济得到促进。在经营活动中,经营者依法、依规进行,诚实守信,不得欺诈,不得破坏营商环境和营商秩序。违法签订合同,不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造成交易对手的损害,是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的行为,也是违法国家法律的行为。经营者根据经营需要进行征地,应当依法进行,保护号被证土地权益人的合法权益,在征地中不得侵害农民的利益。企业上述的这些违法、违规、违约行为,都违反《民法典》的规定,对受其不正当经营行为和违法行为侵害造成损失的经营对方,以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保护好营商环境和群众的合法权益。

 

 

 

本文链接:http://www.irmb.cn/news/show.php?itemid=1214

 
声明:
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中国商业联播网”的稿件,其版权属于中国商业联播网及其子站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中国商业联播网”。其他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