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看点焦点        正文

华夏幸福被52亿元债务违约推上悬崖 股价市值暴跌出路何在

日期:2021-02-08  来源:中国房地产报  作者:许倩   浏览次数:603
分享到:
核心提示:市场规律面前,终究人人平等。偿债迫逼之下华夏幸福股价在半年时间,从20.4元/股跌至9.45元/股,总市值缩水430亿元。一场史诗级的地产拯救行动正在开演。
关键词:华夏幸福  
    市场规律面前,终究人人平等。偿债迫逼之下华夏幸福(600340.SH)股价在半年时间,从20.4元/股跌至9.45元/股,总市值缩水430亿元。一场史诗级的地产拯救行动正在开演。

困难确确实实是存在的。王文学说。

这是实话。被“52亿元债务违约”推上悬崖的华夏幸福,正经历其23年商海征战杀伐中最艰难的时刻。

所幸,华夏幸福的应对态度积极。2月4日,面对“不再还钱”的质疑,华夏幸福回应称“为不实信息”,并官宣将按照债委会确定的“坚决不逃废债”的前提和“市场化、法治化、公平公正、分类施策”的原则,在省市各级政府及监管部门的督促和指导下,积极做好整体化解方案,保障公司主营业务有序经营,稳妥化解华夏幸福债务风险,切实履行债务主体责任,依法维护各债权人合法权益。

2月1日,华夏幸福大股东、董事长王文学在金融机构债权人委员会组建暨第一次会议上先是向债权人致歉,表示愧疚,并表态称华夏幸福坚决不逃废债。

这次会上,工行河北分行、平安资管等主要债权人的负责人亦表态称,拥护配合政府、共同推进债务风险化解工作、不抽贷、不断贷,努力实现共赢。

一切都在向着积极的方向努力,这是在以往暴雷房企身上所未见的情况。但2185亿元有息负债这块“硬骨头”显然并不好啃,华夏幸福的可动用资金仅8亿元,要想成功“渡劫”,仅靠口头承诺很难重拾市场信心,还需要拿出更多实质性解决方案来。

━━━━

规格高的债委会

2月初,华夏幸福突然传出债务危情。2月1日晚,其发布公告称,发生债务逾期涉及的本息金额为52.55亿元,涉及银行贷款、信托贷款等债务形式。

目前公司正在与上述逾期涉及的金融机构积极协调展期相关事宜。截至目前,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为236亿元,其中:可动用资金为8亿元,各类受限资金为228亿元。

2月1日上午,陷入流动性危机的华夏幸福召开了金融机构债权人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以线上线下连线方式在北京、廊坊、上海、深圳组织了6个会场,除了逾200家债权人,参会的还有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银保监会、证监会相关部门人士以及河北省、廊坊市的政府官员。

会议的主要内容是:由华夏幸福报告基本情况,廊坊市政府报告债务风险化解前期工作进展情况,组建金融债委会并由监管部门及河北省政府提出相关意见。

这日,华夏幸福最大的债权人工行与平安牵头,正式成立债委会,并选举首席行与副首席行。债委会小组由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财政部和住房部的官员组成,监管部门此前表示排除公司破产重整的可能性。从以往案例来看,债委会成立之后通常会进行银行贷款延期或停息等措施。

1月15日,中国银保监会、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证监会四部委联合发布《金融机构债权人委员会工作规程》。规程指出,债委会可以按照“一企一策”的方针,集体研究增加融资、稳定融资、减少融资、重组等措施;经债委会依法授权,主席单位、副主席单位、工作组可以与债务企业开展协商谈判,研究探索相关债务重组方案。

华夏幸福是四部委发文后第一家组建债委会的房企。据知情人士称,2月1日债委会第一次会议会议上,华夏幸福实际控制人王文学对债权人致歉,并坦承“2021年年内,华夏幸福到期债务将达千亿元,虽然到1月31日账面货币资金有240亿元,但基本全部受限,无法还债。”

2018年9月26日,中国平安(78.570-1.15-1.44%)与华夏幸福签约战略合作,华夏幸福董事会多了平安阵营。

━━━━

引入险资稳不住危情

2017年上半年,是华夏幸福最高光的历史时刻。4月1日,雄安新区宣布成立。4月5日开始,华夏幸福股价连续三日涨停,至4月12日,股价报收44.39元,创一年来新高(除权后价格)。截至6月9日,华夏幸福市值达1062亿元。在当时中国房地产企业十强中,这一市值是融创中国(1918.HK)的近两倍,超越绿地控股(5.190-0.06-1.14%)(600606.SH)63亿元。

成也环京,败也环京。环京项目众多,土地储备占比大,华夏幸福一度获得“环京大地主”的称号。不测的变局也发生在2017年,这一年北京及环京楼市限购、限贷等调控政策陆续出台,环京楼市随即量价齐跌,华夏幸福逐步遭遇重挫。

王文学表示,公司当下的困境有外部冲击的严重影响,但核心还是内部原因造成。

第一,错误研判了环京的房地产形势,投资过于集中。2016年以前,公司的投资布局集中于环京区域。市场销售及回款占比达90%以上。由于对形势误判,后期继续加大环京产业新城的投入和配套住宅投资,但环京住宅市场量价齐跌,规模腰斩。

第二,新拓区域尚在培育中,效果不及预期。2017年环京形势发生重大变化后,虽然公司当机立断,迅速调整布局,加大了对长三角、长江经济带、粤港澳大湾区等外部区域投资力度,但船大难掉头,调动效果不够显着。环京仍占百分之五十左右,而外部主要区产区尚处于前期资金投入阶段。对公司业绩贡献有限。

第三,前期扩张激进,管理不够精细。第四,多轮疫情冲击使经营困境雪上加霜。

华夏幸福一位内部员工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称,受环京限购和疫情影响,去年年度销售业绩不佳,回款不及预期,有息负债逐步到期,导致流动性出现问题。“其实公司资金链一直就比较紧,只是没想到这么严重。”

因流动性问题,王文学引入战投中国平安。2018年和2019年中国平安分别以23.65元/股和24.597元/股价格,买下华夏幸福7.5亿股股份,共计约180亿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但如今华夏幸福股价跌至9.45元/股,平安的这笔投资浮亏100亿元。

平安集团总经理、联席CEO谢永林在2月4日业绩发布会上回应:虽然现在华夏幸福债务出现问题,但政府还在多措并举积极对华夏幸福施救。“对华夏幸福的投资是中国平安8万亿元组合的一小部分,会根据进程计提拨备。关于华夏幸福的风险敞口一共540亿元(股权投资180亿元,表内债性投资360亿元),但不代表损失540亿元。中国平安一贯依赖在组合管理的风险偏好上都保持稳健谨慎的态度。”

谢永林表示,当时投华夏幸福主要是看中其商业模式,它不是传统地产公司,而是产业新城运营公司,基本模式就是一二级联动开发一块地方,引进产业,支持地方政府的发展。这种商业模式与险资的投资秉性契合。

“华夏幸福的问题主要是之前扩张太快和运用了较高杠杆,环京楼市调控导致了市场反转,以及地方政府拖欠款项太大而导致流动性紧张下债务危机。也正是因为地方政府的巨大欠款问题、华夏幸福积极担责的应对态度以及华夏幸福手握的资产价值与项目前景,让政府层面与大债主都给予了积极支持,这是和纯粹属于资金链断裂的以往暴雷的房企不同之处。”IP Global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表示。

华夏幸福大厂影视小镇,覆盖从拍摄到制作、培训及人才孵化全产业链条。

━━━━

出路在哪

“在金融监管部门、河北相关政府部门及华夏幸福共同努力下,整体风险管理方案正在拟定。这个方案的制定、实施需要一个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许多重大措施需要反复研究论证,也需要得到全体债权人的理解与支持。”王文学表示。

如何化解危机,公司下阶段会采取怎样的措施?王学文提出了几个方面:第一,千方百计保持有序经营。一是最大限度的保障员工队伍稳定,最大限度保证资产安全;二是保证经营稳定,确保正常交房、正常销售,资金正常回笼;三是积极主动瘦身缩表,对资产分块处置,加快盘活高周转可变现资产;四是持续优化公司产业发展等主营业务,增强产业协同效应,培育新的业务增长;五是持续降本增效。通过核心管理层降薪、组织优化业务调整措施,加强成本管控。

第二,大股东同时制定自身债务偿付方案,在此基础上,竭尽全力支持华夏幸福。

第三,积极配合做好整体风险化解方案。下一步在有关政府及监管部门、债委会的共同指导下,华夏幸福和华夏控股整体风险化解方案的制定工作将持续推进,我们将全力配合,充分听取广大债权人的意见和诉求,加快推进方案成型。

其中关于债务偿付的总体思路是通过快速处置资产、提升资金水平、盘活存量资源、提高资产价值、引入战略合作的手段,分阶段实施常态计划,力争尽快达成多方共赢的相关方案,竭尽全力最大化保障各位债权人的根本利益。

“有序经营是下一步的工作核心,是化解方案的前提。产业新城,该搞的还得搞,该招商还得招,孔雀城咱们还得建,还得卖。”王学文说。他承认,违约不可避免,“接下来的核心工作,是和这些金融机构谈展期、谈置换。”

“估计不挣钱的区域要关停,一些资产要转让,这些都会导致组织优化。降薪裁员也是大概率的事。后续工作要等债委会确定方案后落地,不过估计没那么快。”前述华夏幸福人士称。

柏文喜认为,债务如何化解以及未来业务如何继续推进,以及在发展中解决目前的债务危机,还需要企业自身、地方政府、监管机构与各大债主各方密切配合积极推进。

也有市场人士预测,华夏幸福以后经营肯定会面临不少困难,一边要经营,一边还要还债,财务缩表是大概率的事情了,这个收缩的过程估计要持续两年。

2月2日上午9:30,王文学面对1000名华夏幸福核心员工,再次进行自我检讨:“今天我干到这儿,愿赌服输,我早就说过。”

“济济多士,使于四方,幸福桑梓,华夏以宁。”这是华夏幸福内部编撰的《劝学篇》里的一句话。2月2日自我检讨时王文学对核心员工掏心窝地说:“咱把职业去掉,我希望那些还能讲点义气的弟兄们留下来,帮助我帮助企业。因为现在政府是属地主体责任,华夏幸福是企业主体责任,我是实际控制人,我就是主体责任的落实者。所以,大家如果感觉到老王还不错,过去不错,还行,大家留下来帮助企业走上正题。”

王文学算账式鼓气说,“华夏幸福一定会存在。华夏幸福未来还会经营,产业新城还得干,孔雀城的房子还得盖,盖出来的房子还得卖。2000多亿的金融资产,13万套房子,政府不管你怎么办?卖给北京5万套,1万套给西城区,5000套在东城区……”

看起来,王文学这番话很慷慨,也很悲壮,一切都还有的折腾。或许,华夏幸福会提供出一个化解债务危机的经典范式,渡过这一劫。

本文链接:http://www.irmb.cn/news/show.php?itemid=1517

 
声明:
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中国商业联播网”的稿件,其版权属于中国商业联播网及其子站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中国商业联播网”。其他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