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看点作者专栏        正文

鼎晖投资创始合伙人焦震:投资就是买卖行为 无外乎你买的是黄瓜股权还是茄子股权

日期:2017-04-18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华凤仪   浏览次数:10504
分享到:
核心提示:只有在卖的那一时刻幸福,就这一会儿,晚上喝酒,喝完酒高高兴兴,第二天想下一轮怎么办,这就是投资。
关键词:投资年会,年度峰会  
 

 

2017年4月12-14日,由投中信息主办、投中网协办的“第十一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在上海金茂君悦酒店举办。本次会议主题为“投资进化论”,来自国内外上百家私募股权机构,就未来私募股权行业的发展进行讨论。

14日上午,投中信息创始人兼CEO陈颉,与鼎晖投资创始合伙人兼总裁焦震,进行了一场访谈对话。这位投资界大佬的回答堪比投资人脱口秀,敢于自嘲自己和投资界,现场参会者几度被会心逗笑。
       
       不准投资做什么?我们去别的部门工作,人家也不一定欢迎。说干什么呢,也不好找工作,这个时候说是有梦想,当时也没有什么梦想,就是找口饭吃,一块创业。

2000年证监会发文,证券公司投资银行不准做投资,于是焦震离开中金直投部,创立了鼎晖投资。

在鼎晖投资,焦震曾主导了蒙牛、南孚、双汇等企业的投资,他也在访谈中讲述了投资这些项目背后的感悟。

今后一个强大的企业、有竞争力的企业,必须全球化,不全球化不可能有竞争力。就跟踢球一样,你如果不是全球化,只能在本土市场,相当于球只在你半场晃悠,这是很危险的。如果想好好踢,就必须把球踢进对方市场,让对方也紧张。

团队商量的时候,碰到的第一个问题没钱。

这个问题就大了,钱哪来?

后来我们换了一个思路思考这个问题,假设有钱放在这里,我们能不能谈收购,突然发现也不敢谈,还不一定谈得下来。

所以问题不是没钱,问题是没能力。我们经常一碰到问题,大家会讲有这个那个原因,其实是掩盖我们的恐惧。

如果你真是有能力,那就敢谈下来,谈下来自然就有钱。

当然最后的结果是我们谈成了这个收购,最后钱也就自然来了。

焦震恐怕是投资圈最敢吐槽和自嘲的一位投资人了,做投资在他眼中举重若轻,和去菜市场买菜并无二致。

投资就是买卖行为,没有什么高雅,无外乎你买的茄子黄瓜,你买的茄子股权。

买卖最大的问题,买的便宜卖的贵,中间环节不浪费,这是核心。

以前没有几轮几轮,都是一轮,没有A、B、C+,我是看不明白。咱们在座的都是演员,都是唱戏的,A轮是我唱戏你买票,B轮咱们俩唱戏他买票,都是唱戏的,互相买,观众不来,未来怎么样也不知道,也可能忽然一阵风观众都来了。

不论怎么进化,投资行业是一个为别人管钱的行业,是一个很痛苦的行业。

投资的痛苦就在于,不知道投资机会在哪儿。

为什么干这个行业,就是没钱,管人家的钱,就这点事。为什么辛辛苦苦跑这来我讲你听,大家都没钱。我们管人家的钱很痛苦,其实就是乙方,这个行业是不变的。

投资是痛苦的航船,幸福只是其中一站。

第一找钱很重要,第二找伙伴很痛苦;

好不容易拿到钱了,找项目也难;

好不容易有好项目,来了十几家(投资机构),没什么区别;

好不容易投进去了,天天担心,上市能不能上;

好不容易上了,还被锁死,不能随便卖;

什么时候幸福呢?

只有在卖的那一时刻幸福,就这一会儿,晚上喝酒,喝完酒高高兴兴,第二天想下一轮怎么办,这就是投资。

对未来的买卖,大家都抱团,一个事十个人都去投资,出了事以后大家都无所谓,反正他都投了我怕什么。这个时候大家在一起,对风险的理解降低了,大家都想抱团做事。

1997年,香港有一个著名的投资案例,三个著名的大机构投资者,最后项目非常悲惨,三家绑着去做,每家回去都说另两家做所以做。当时报纸写的特别清楚,每一家都认为别人做了调查,其实大家都没做。

以下是这场访谈的全文:

陈颉:各位领导、各位嘉宾早上好!今天的嘉宾大家一定非常期待,他是我们投资行业大家都知道的最顶尖投资人之一,但是又极其少的出现在公众场合,我们刚才在VIP室聊,他应该是最近十几年来第一次出现在媒体公开场合,他的机构在前两天VC/PE颁奖典礼上,获得投中十年私募股权的成就奖励。我们正式地请出鼎晖投资总裁焦震,焦总。

目前,鼎晖投资管理了1200亿元的基金规模,总共投出了150多家的企业,50多家公司在国内外上市,创立了一大批的行业领袖品牌。这15年公司历程当中,鼎晖投资业务无论是规模还是品类,不断在扩张。现在我们了解到,鼎晖投资不但是PE,也有早期、地产投资、夹层投资、证券投资及财务管理。今天我们非常荣幸请到焦震焦总,进行一对一的对话。

我们知道鼎晖投资是焦总跟吴总在2002年创立的机构,15年覆盖了中国PE大部分的历史,但是如果焦总和吴总从1995年在中金开始算起,做了22年的同事,这22年覆盖中国整个PE投资史,是非常历史性的经验。我问的第一个问题,您跟老吴离开中金创立鼎晖是什么样的想法,你们想做什么样的机构?这么多年过来以后,鼎晖非常成功,在你们眼中,鼎晖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您认为主要发生了哪些变化?

焦震:谢谢大家有这样一个机会和大家分享我20多年行业的体会。刚才问2002年成立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场景,今天我们各行各业感觉到成功的时候,都会回顾历史,老想在历史上发现蛛丝马迹,其实是没有的。

今天有两个事我特别同意,一个是势,第二个天时地利,我们有幸生活在中国这个大环境。

2002年的时候,和今天处的环境不一样。今天一说到PE做投资,谁都可以做。当时我们在中金公司做投资,证监会在2000年发了一个文件,说证券公司投资银行不准做投资。我和老吴商量,不准投资做什么?我们去别的部门工作,人家也不一定欢迎。说干什么呢,也不好找工作,这个时候说是有梦想,当时也没有什么梦想,就是找口饭吃,一块创业。那时注册资本是100万人民币,年底时升了几万块钱,就这么个情况。

当时我和老吴也谈梦想,不谈也不行,那时候谈梦想谈比较远,不定一年、五年规划,觉得太短了干不出什么事,说定一个一辈子的规划,我们要管十亿美金,这是2002年的梦想。

第一出来是没办法,找不到工作,不是创业,也不是怀揣为中国PE做贡献这种想法,真没有这个想法。干了20多年,今天说PE投资,讲到进化论,讲讲我们干了什么事。不要太复杂,积攒了三个东西,人、财、物,无外乎人也在流动、物也在流动,房子买来买去,车买来买去,人跑来跑去,一会儿移这儿,一会儿移那儿。钱往高处走,钱往赚钱地方去。钱多了以后,有压力,就放银行,现在咱们有幸从事这个行业,有钱的人多了找人管,就是你有能力找到一个超过它期望值的东西,从事这个行业。这是全球化的趋势,到一定程度必然会发生这个事情。

“进化”这个词用的特别好,没有说进步,到底今天跟2002年前比是进步还是落后了。在很多本质上是进步了,但很多方面是落后了,大家现在都比较虚了,比较浮躁,大家胆大。那个时候在大街上走路投资没人,到一个地方谈半年没有竞争对手来,没有人来,你也不怕别人抢项目。现在了不得,来了以后半个月做不完了,就不让投了。这么大的投资怎么就半个月时间完成,着什么急啊?

最早投资都是一站地,投了以后就上市卖给别人。卖给别人也没有人买,只有上市,就一条路。报告里写这种可能、那种可能性,最后就一种可能性,资本市场路很窄,法人股不能流通,A股上市很难。今天不能说元老,至少干的时间长,很多事理解起来困难,但处的环境没有办法,以前没有几轮几轮,都是一轮,没有A、B、C+,我是看不明白。咱们在座的都是演员,都是唱戏的,A轮是我唱戏你买票,B轮咱们俩唱戏他买票,都是唱戏的,互相买,观众不来,未来怎么样也不知道,也可能忽然一阵风观众都来了。

我对事物和世界的认识,理解不了。确实是这样,感觉是不是落后、是不是笨了,也有可能。但投资行业要赚钱,企业迟早也得赚钱,这个本质我相信不会变。一千年以后,大家投资搞企业也不是为了亏钱。目的是烧钱的模式?搞一个企业为了烧钱,这肯定也不会,它总会有一个结束。以前从事的人少,大家都很耐心,那个时候谈PE都是认真做调查,今年去谈,用去年的报告,他不会作假,他去年跟你还不认识他怎么作假。但是现在做投资, 2017年做投资,但2016年公司业绩不能说,只能说2018年预测怎么样,很多事情都在变化。

我是从事这个行业,每天非常痛苦。我12年前我总结前十年,那个时候互联网泡沫刚刚到,我从事的投资行业,投资是痛苦的航船,幸福只是其中一站。刚才有演讲嘉宾说中国有钱人很多,但是要钱很难,人家干吗给你钱。第一找钱很重要,第二找伙伴很痛苦,找伙伴也难,都难。好不容易拿到钱了,找项目也难,好不容易有好项目,来了十几家,没什么区别。现在严重什么程度,信息都不让看,买的鞋还去试试,投资投这么多钱居然不让看,会也不让开,很痛苦。你给人钱,还进不了门。大家在买房子,拿了房产证,别人拿着钥匙不让进门,很痛苦。好不容易投进去了,天天担心,企业好也担心,企业不好也担心,上市能不能上,很多企业家在上市的时候被折腾,折腾成精神病。好不容易上了,还被锁死,不能随便卖。什么时候幸福呢?只有在卖的那一时刻幸福,就这一会儿,晚上喝酒,喝完酒高高兴兴,第二天想下一轮怎么办,这就是投资。

不管怎么进化,不管怎么变,我们从事这个行业不会变,我们管人家钱,就是自己没钱,中国首富跟我们什么关系,咱们没钱才管人家钱,有钱就不用管了,这个行业很痛苦。为什么干这个行业,就是没钱,管人家的钱,就这点事。为什么辛辛苦苦跑这来我讲你听,大家都没钱。我们管人家的钱很痛苦,其实就是乙方,这个行业是不变的。

还有一个不变,就是投资这个行业很难,也不会变。刚才说20年的变化,以前的中国各行各业并没有到现在的垄断,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占60%的份额没有,都很小,增长空间很大。今天各行各业很大,大家到新模式新行业里面,都不愿意在这,这个变化会让我们更加艰难。

第三个难,现在价格普遍贵。对未来的买卖,大家都抱团,一个事十个人都去投资,出了事以后大家都无所谓,反正他都投了我怕什么。这个时候大家在一起,对风险的理解降低了,大家都想抱团做事。

1997年,香港有一个著名的投资案例,三个著名的大机构投资者,最后项目非常悲惨,三家绑着去做,每家回去都说另两家做所以做。当时报纸写的特别清楚,每一家都认为别人做了调查,其实大家都没做。

但是我们身处的这个行业好处是什么?总不是难了就不活了。好处是我们中国的体量大,我们全球化的机会还是很多。我们今天不能抛开在中国和中国的企业家做这个事情。中国的的整体体量大,变化也大,新事物层出不穷,全球化的机会和发展的可能也相应增多。

陈颉:刚才对焦总讲话的风格已经略有领教,如果各位特别喜欢焦总的讲话风格,再次鼓掌。我还想问第二个问题,我们投中内部也是非常关心的问题,中国企业的国际化与跨境并购。我知道跨境并购,包括投中、包括很多机构,鼎晖也是在这个领域做的最活跃机构之一,您怎么看中国企业的全球化?您认为这个全球化跟以前美国、日本这些国家已经发生过的全球化,有什么类同和不同的地方?请从双汇这个案子开始。

焦震:双汇这个案子我稍微分享一下。美国日本全球化,这个话题比较大,我不浪费时间了,我也没亲见过美国全球化,在这说肯定是胡说,只说自己经历过的事。

我2002年和我们投资的另外一个肉食类企业聊未来企业的发展,那时候说中国猪的市场特别大,几亿投肯定是有的。我就说咱俩合作,你杀猪,什么也不干,能杀到世界500强。他说怎么才能做到,我说你得专注。我说现在市场那么小,杀200万头,能杀到8000万头你算,我说咱们就一头一头弄,慢慢来肯定能到。后来这个事发生在哪呢?发生在另外一家鼎晖投资的企业双汇身上。

鼎晖投资双汇是一个很有典型意义的国企改制的案子,投资以后,我们也在分析未来企业发展的各种可能。我们谈到了未来猪全球蛋白行业会怎么样。蛋白成本最低是在北美,这也是一个资源、能源全球化,蛋白也能全球化。那个时候我们有一个信念,今后一个强大的企业、有竞争力的企业,必须全球化,不全球化不可能有竞争力。就跟踢球一样,你如果不是全球化,只能在本土市场,相当于球只在你半场晃悠,这是很危险的。如果想好好踢,就必须把球踢进对方市场,让对方也紧张。

但没有人愿意做这个事。在国内都已经很难了,到国际上更难。我记得特别清楚,我们和双汇研究过英国、加拿大的企业,企业类型有杀猪的,还有做面包的。当时我们还在乌克兰待了很久,后来发现并购的时点都不成熟。到后来突然有一个机会,别人说美国SFD有可能卖,这个是75亿美金的收购标的。双汇是国内公司,外面几乎没有钱,团队商量的时候,碰到的第一个问题没钱。这个问题就大了,钱哪来?后来我们换了一个思路思考这个问题,假设有钱放在这里,我们能不能谈收购,突然发现也不敢谈,还不一定谈得下来。所以问题不是没钱,问题是没能力。我们经常一碰到问题,大家会讲有这个那个原因,其实是掩盖我们的恐惧。如果你真是有能力,那就敢谈下来,谈下来自然就有钱。当然最后的结果是我们谈成了这个收购,最后钱也就自然来了。这只是双汇收购SFD的冰山一角,今天很难有一个企业,将中国几十万农民和美国几十万农民结合起来,而且是永久的。到今天大家皆大欢喜。在这个过程中,确实给鼎晖的投资队伍带来了很多的提升,思维方式也有重大的改变。这个我就不展开了。

大家经常问我一个事,这么多企业整合后怎么统一文化?这个问题问得我有点懵,我说统一什么文化你告诉我。大家经常说,俩企业合并,咱们要文化统一。我想过,不需要做这个事,全世界文化是统一的,不需要你统一。他说为什么,我说你想想全世界99%的人都想少干活多拿钱;99%的人出了问题都想认为是别人的错,自己没错;99%的人看到邻居房子大不舒服;99%的人,同事多拿奖金难受,你说非洲哪受穷我也没有感觉到自豪,因为差的太远。所以,统一文化是你有没有花力气统一大家多干活,这个才是统一文化的关键。

今天谈进化,咱们就承前启后。我干了20年了,给大家分享一下过去的故事,好听就听听,不好听就当消遣。未来还是靠新一代投资人和企业推陈出新。

陈颉:我接下来就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偏宏观一点,一个问题是更个体化一些。偏宏观问题,这个话题稍微有点大,未来5-10年,中国现在GDP那么大,投资行业那么大,投资机构有上万家,中国未来5到10年您最看好的机会到底是哪些?包括鼎晖,鼎晖已经站在好的基础上,对鼎晖而言,您觉得未来5到10年最大的机会可能在哪里?这个视角或者观察是值得我们很多人去思考和学习的。

焦震:刚才我说痛苦就痛苦在这,今天分析现在的成功企业特别容易,但是一预测,不说预测5年,预测明年都很痛苦。我们干这个事情,到底机会在哪?无外乎就是这些行业,现在存在的行业还有一些新的行业,大街看到很多新行业,共享自行车肯定是新模式新行业,只能是工作在这里面,大家在这个行业里面。以前行业没那么多变化,也有耐心,在一个行业里,把所有公司梳理一遍。今天这个事情不会变。你说机会在哪,因为买卖东西,跟行业好坏没有关系。只有不好的公司,没有不好的行业。投资经常高雅化,投资就是买卖行为,没有什么高雅,无外乎你买的茄子黄瓜,你买的茄子股权。买卖最大问题,买的便宜卖的贵,中间环节不浪费,这是核心。核心问题就是各行各业,这符合这个,什么都有买的,做垃圾,垃圾那个纸也有人买,一块钱一斤,这是一个事。

今天有一个事我完全同意,很多事来的时候,自己赚钱都不知道怎么赚的,做错亏钱都不知道怎么亏的。无论如何都是机会,房地产里面,已经积攒了上百万亿的资产,存量市场很大,传统行业某个时机的整合,机会都还是存在的。要说今年跟10年前、100年前没有大变化,还是在大的领域里面。这也就是每天我们思考和痛苦的一部分,真正想做这个事,只能比以前做好,比以前更加勤快,更加认真,更加思考的透彻,机会自然就来了。

陈颉:最后一个问题,我们喜欢思考的人,我们思考过去做的事情,无论说成功还是经历,你最记忆深刻的可能也就那么几件事。焦总从事投资行业20多年,有没有一件事情让您印象最深刻的?

焦震:这么大的话题,我说肯定是胡说,但是有一件事。曾经我在一个小会上说过,找项目不难,发现项目也不难,但是创造项目特别难。什么是创造项目,就跟打牌一样,都分散在各个人手里面,你见那个人老去跟他谈,说咱俩以后打牌,但是人家不出,单憋着你,就是工作面要做大。

如果做的一件事情,对一个行业对一批人对一个事很有影响,印象特别深。我讲一个印象深的事,南孚电池的事情。2003年卖掉,2006年又进去,2014年又整个公司买回来,我跟它20年在一个企业。这里面有一个细节,2003年卖的时候,因为电池有污染,做调查,美国来买这个时候,他调查污染的事,他不请第三方机构给你做,他拿锁锁上,看你到底做的什么样。这个印象我特别深,这些企业能做大,有他的基因,这些小事对我体会非常深。

本文链接:http://www.irmb.cn/news/show.php?itemid=307

 
声明:
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中国商业联播网”的稿件,其版权属于中国商业联播网及其子站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中国商业联播网”。其他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