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物观察家        正文

从西医漏洞谈国医发展

日期:2017-10-11  作者:韩鸿宾 北京大学 教授   浏览次数:696843
分享到:
核心提示:此文根据 韩鸿宾先生 在中华中医药学会第四届岐黄论坛的大会报告“从西医漏洞谈国医发展”整理成稿。
关键词:韩鸿宾      北京大学   教授  
 图片1韩鸿宾  北京大学 教授

      目前,医疗问题已成为世界性的难题,不断增长的高昂医疗费用和庞大社会投入并没有带来人群对健康的预期。近来,信息技术、基因技术、新疫苗研发等新兴技术都在努力探索帮助病患,乃至普通人群建立新的社会健康体系,并都宣称将对人群的健康产生巨大的好处。生活在当下的社会中,无论是从事健康产业的商人、还是某项医疗技术的研发人员,抑或非医疗行业的从业人员,都可能无法避免的成为上述技术的试验对象。

在我们进入这些试验之前,作为一个普通人,对自身有必要做一次基本的梳理,对我所生存的环境进行一次系统地考量和判断(包括当下的医学、医疗机构、药物等),以期无论在什么样的测试系统、社会与自然环境中,我们都可对自身的健康有最基本的把握,至少是客观的认识。

在我的认知水平和范围内,无论富贵贫穷,无论在社会承担的角色,从事的职业,担当的职位,人都必然会死。我清楚的知道,在这一过程中,即使没有来自自然界、社会的任何伤害,我从父母、祖先那里继承的肉体也必将经历发育成长、成熟、衰败老去这一过程并最后消亡,至少肉体的消亡是必然。

在由生到死的过程中,我所追求的是:“所经历的每时每刻都是自然的过程,我的肉体、精神都尽量地保持轻松、愉快,欣然的接受各个阶段的自然变化,直到死亡”。

当然,在几十年的上述过程中,我会不断的与我所生存的自然界、人类社会发生各种类型的关系,包括最基本的维系机体生存的呼吸、摄食、排泄废物,也包括通过社会活动获取各类资粮、构建各种关系,包括组建家庭、参与社区、企业、社团、国家组织的各类社会活动等等。为此,我必然接受和面对来自各方的外界刺激,并与其他生物体,包括同类进行接触、作用与相互影响。

在出生后的早期阶段,我需要依靠家人来保护以发育成长到具有足够基本的生存能力;通过家人或社会途径,我需要掌握各类最基本的知识与技能,以了解社会与自然界中的各类规则、危险因素,避免伤害自身的各种情形的发生。通过参与社会活动,获取最基本的生存条件、环境与资粮的同时,任何对我的健康具有帮助的社会单元或生物体也同样是需要非常重视和认真对待的。


由此,我所需要学习的最基本内容应该至少包括:

1、  我肉体部分的组成结构与功能,精神部分及其与肉体部分的关系。

2、  外在环境、生物、同类、异类对我可能的伤害、发生的条件、形式、结果和避免方法。

3、  外在环境、生物、同类、异类对我有帮助的内容、帮助的条件、形式与结果。

 目前的医学和生命科学的核心发展理念和根基是依附于西方科学体系的,在该科学体系庞大的理论和技术支撑下,医学取得了很好的发展,包括我们生存的环境中的各类生物体(包括可伤害我们或对我们有帮助的)、构成我们自身的细胞和细菌等生物体都得到了非常深入的研究。并以此构建了现代医疗体系和繁荣的医药产业,形成了与住房、教育等同重要的社会体系与工程架构,树立了人们对现代医学体系的信心和依赖。然而,从个人的健康的角度,对这个体系的自信和依赖至少存在致命的缺点和漏洞。 

我非常需要明确知道的一个关键事实是,现代主流的西方医学体系是基于西方科学体系的发展而成就的,其所提供的方法学是专门针对我们所生存的世界的物质部分的,而精神世界的方法论在这个体系中并不成熟和明确。至今现代科学依然没有找到人类精神的物质基础,脑是人类精神的代理只是一个假说,就像脑细胞及其联接而成的神经网络的活动是脑的代理一样,都只是假说而已,尽管近百年来的科学家们都非常认真的对待这个假说。人们非常自信于可以调整任何危害我们健康的外在和内在环境以及生物体。对于构成我们自身的细胞、细菌也可调节自如,即使是肿瘤细胞,我们也坚信通过现代科学技术可以解决问题。这种人类集体的自信来自于一种“超自然”的理念,也可说是来自于人们对自然界的低估、错误认识或假设。人们已经忘记了在大约400年前现代科学的奠基人之一笛卡尔先生宣称的人类的精神归于上帝的推导结论。依据这个体系,我们只能了解到整个事情或者我自身的一小半。

细胞学说是现代医学和生命科学的核心理论根基,该学说假定了细胞为人之代理和基本单元,细胞病则人病、细胞衰老则人衰老,细胞癌变则人即为癌症患者……。借助中国传统医学的天人合一的基本理念,以及五运六气的理论知识和体系,我们很容易在这个看似完美学说体系中发现问题,现代医学科学体系至少遗漏和忽视了细胞之外的细胞微环境的存在:如果细胞为人,那么细胞生存的环境就应该是天。尽管细胞外间隙这一超微纳米尺度的结构空间占据着人体相当的容积空间,比如在脑,细胞微环境占据了脑容积的15-20%,远远超过血管占据的空间,但是因为我们认识的局限性,在现代医学的教科书中并没有相关的介绍。这个知识盲区和系统的漏洞业已导致现代医学的疾病治疗探索之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在无效的投入数千亿美元的新药研发失败的同时,认识的盲区也导致众多的病因不清的疾病的存在和不合理的治疗方案的存在。可以预见,“细胞学说”和“细胞微环境学说”并重体系将比现有的单纯依靠“细胞学说”的医学体系更加可靠,这也应该代表着医学发展的未来方向和趋势。

另外,我特别需要了解,尽管现代医学体系存在上述的漏洞和盲区,但是,在利益驱动下,全世界的药厂、医疗器械厂商都在不同程度的夸大医学和医疗技术的作用效果。科研人员,包括顶级医学杂志都不断的在给人群错误的诱导:医学似乎可以治疗几乎所有的疾病。在“超自然”理念下,人们已忘记这些都只是理论,其中大部分是根本无法实现的美好愿望和漂亮的实验数据与结果而已。

为了获得更完善而有用经验与知识,我们向更久远的著作求教,发现从祖先传承的古老经典中系统的记载了相关的知识体系。其中不仅记载了神志、精神对人身各结构、脏腑功能的影响,也系统介绍了自然界天地变化对人自身和健康的影响(五运六气理论)。这种另外维度的介绍,尽管没有提供现代科学体系所界定的方法学定量计算结果与依据,但这是我们能够找到的唯一有效知识系统。


     至此,我明白以下基本情形:

1、  我对我肉体部分的了解可依赖西方医学体系的知识。但由于这个体系只存在了几百年,并且对人的精神部分的认识极度匮乏,我只能有限度和有选择的相信和依赖

2、  我需要知道,医疗机构中的医生、护士、药师等,由于他们所学习的医学知识体系存在漏洞和局限性、分科过于细化等,他们甚至连自身的健康都没有十足的把握与信心。

3、  医疗机构只是我们生存环境中可以提供健康帮助的非常有限的部分,包括目前新出现的各类新技术,它们的作用一并被药厂、器械厂商、生物制品制造商、信息服务供应商无限夸大了,我必须客观小心的判断,并更加积极的用一生来学习如何能够自然而然的活,并自然而然的老去与死去。

4、  现代科学体系并未提供成熟的针对精神世界的认识论和方法论体系,同时,还存在细胞微环境等理论和认识的系统性漏洞,所以面对弥足珍贵的、对人类精神及其与肉体相互关系有记载和描述的知识体系,如黄帝内经等,我宁愿选择认真学习,小心实践,以获得精神和肉体的和谐,人与天地自然的和谐,以此保证生命过程的自然与平和。

以上就是一个活在当下时代的普通人对自身健康的基本认识。

尽管我相信人的善良,相信那些医学研究从业人员高尚的理想和追求,也相信那些从事健康产业和医疗行业的商人们和他们的技术顾问救世济人的初衷。回顾历史,再看今日,对于自然而然死去的这个生命过程,我相信更多的需依靠我们自己!

本文链接:http://www.irmb.cn/news/show.php?itemid=520

 
声明:
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中国商业联播网”的稿件,其版权属于中国商业联播网及其子站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中国商业联播网”。其他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