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商业创业        正文

黄 鸣:孤独悲情的挑战者

日期:2016-10-04   浏览次数:709
分享到:
核心提示:但是这种轰轰烈烈的挑战又分明是寂寞而冷清的,他挺抢刺去的地方似乎只有风,或者连风都没有。黄鸣自称为“黄老邪”,黄老邪最难受的事情,大概莫过于对手并不接招,以致于他的慷慨激昂、义正辞严、挑灯夜战、一身武功,似乎难以落到实处,也莫名地多几分了悲情与孤独。
关键词:
  文/本刊记者 侯耀晨

  曾与黄鸣有两次谋面。

  一次在新闻发布会上,人多,没有直接交流。另一次是面对面采访,正说着话,黄鸣忽然起身翻出一袋包装简单的蛋糕,动作熟练地取出几个递给我:“你也来一点,抱歉,今天忘记吃晚饭了。”然后专心享用起来。

  当时夜已深,偌大办公室就两个人,黄鸣的简朴和优雅与安静的空间形成一种奇特的张力。看着太阳谷的创建者蛮正式地对待自己的晚餐,脑子里忽然就跳出了海明威小说里的硬汉形象。尤其是那位老人,他一连出海八十多天都一无所获。最后居然钓到一条,这鱼却实在太大了,把老人和他的船在海上拖行了三天。老人拼尽全力杀死了那条鱼,回程途中又遭遇成群鲨鱼追袭,抵达港口时,只剩下鱼头、鱼尾和一条万象森罗的脊骨……

  此后几年没见。再次被黄鸣吸引,却是他处于风暴中心,借力打力制造着更多更大的风暴。当初的印象,又一次鲜活起来。

  只不过这一次的观感,与当年稍有不同。黄鸣不再像一个执着的行业拓荒者,或者已有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的感觉,因为仅他的微博就有130多万粉丝,当黄鸣向他所恼火的一切对象开炮时,他本身也是一个强大的媒体。他的声音可以瞬间抵达130多万部手机用户,倾泄一位父亲的愤怒和忧伤。正如他在微博上所说的:终于找到了“做回自己”的感觉。

  但是这种轰轰烈烈的挑战又分明是寂寞而冷清的,他挺抢刺去的地方似乎只有风,或者连风都没有。黄鸣自称为“黄老邪”,黄老邪最难受的事情,大概莫过于对手并不接招,以致于他的慷慨激昂、义正辞严、挑灯夜战、一身武功,似乎难以落到实处,也莫名地多几分了悲情与孤独。

  “英雄”为谁而战?

  如果一个人曾看到过像漂亮的西红柿一样可以悬挂的,像可爱的蘑菇一样向阳光伸出两只手掌的草坪灯;

  如果一个人曾看到过充满童趣的太阳能婴儿车,各种各样的太阳能灯具,野外旅行用的太阳能帐篷;

  他一定会为大自然的能量被如此广泛地应用于日常生活中而倍感惊喜,而在黄鸣的太阳谷,这样的太阳能终端产品据说有300种之多。

  看到这位太阳能狂人脱离体制之后25年的心血,一种由衷的敬意会自然生发出来,你会希望这位夸父一样一生追随太阳的传奇人物永远停留在他的事业中,永远给我们讲述那些有关阳光和温馨的未来世界。

  但很不幸的是,这位沉醉于太阳能事业的学者型企业家被彻底激怒了。在持续发酵的愤怒情绪中,黄鸣自感他的愤怒已经不只是他一个人的愤怒,而是跟民族、国家生存发展中一些更宏大的事件和社会不公现象有了联系。在《企业家个性决定品牌个性》一文中,他系统阐述了“要立志抗争一生”的六大原因:

  为品牌个性而战;为企业的社会责任而战!为普天下的“媒暴”和“雇凶害企”受害者而战!为行业的生存和下一代的健康成长而战!为中国未来的高端品牌而战!为我们的主流消费群而战!

  黄鸣甚至在微博上引用德国新教马丁•尼莫拉牧师的碑文上谈论纳粹党大屠杀时的一段话:

  当初他们屠杀工会人士,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人士;

  后来他们屠杀共产党,我也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

  后来他们杀犹太人,我还是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再接下来,他们杀天主教徒,我仍然保持沉默,因为我是基督教徒。

  最后他们要杀我了,已经没有人为我说话了,因为能够说话的人都被他们杀光了。

  就这样,曾经倍受行业和社会尊敬的中国太阳能行业的拓荒者,成为一位怒目金刚,成为历史上最悲惨时代那种不成功便成仁式的悲剧人物。

  历史经验告诉人们,民族英雄、政治精英大有作为的时代恰恰是最黑暗的时代,普通人或许更愿意选择企业家精英大有作为的利益社会。

  利益社会就会有各种各样自由的争论和表达,黄鸣欢迎媒体和公众到他的太阳谷去考察和监督,但嫉恶如仇的个性使他不能容忍内心价值观受到伤害。这样他有意无意地以一位政治人物的姿态出现在世界面前,而媒体与公众又不一定会认同有关黄鸣的各种争议中会有如此广泛而严峻的社会性。

  黄鸣认为自己是一个“被残害的民族英雄”,而民族可能认为他只是一位曾经受人尊敬的企业家而未必是全社会利益的代言人,黄鸣的嘶喊和伤感因此愈显孤独和寂寞。

  黄鸣此次陷入媒体风暴,直接导火线是皇明太阳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皇明股份”)在2012年6月29日被终止IPO审查。

  这已经是皇明股份自2007年以来第三次谋求上市而未能如愿,此时这家公司领导中国太阳能行业近10年的老大地位也频频受到挑战。从市场格局来看,太阳能热水器销售冠军和太阳能热水器第一股两项桂冠已先后被日出东方收入囊中。日出东方身后,还有太阳雨、四季沐歌、桑乐、力诺瑞特等6000余家太阳能企业不断冲击和残食其传统的势力范围。

  但来自中低端市场的血拼,仍未能撼动皇明股份作为高端品牌的形象和地位。IPO被终止审察后,黄鸣公开表示,由于担心非经营性资产过大不能通过证监会审查,公司于6月27日主动撤回上市申请。与此同时,从巴西“里约+20”峰会归来的黄鸣,开始布局他的5万家全球连锁气候改善商城计划。

  尽管此时黄鸣依然壮心不已,向外界传递出重整行业秩序和形象的劲头,但不尽人意的是,媒体已把此前被曝光的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严重违法违纪案件与皇明股份第三次上市失败联系起来。

  一时间,诸如“皇明集团超低价拿地”、“披着新能源的外衣大搞房地产”、“黄鸣与黄胜是儿女亲家”、“皇明股份第三次IPO失败是受黄胜牵连”等黄鸣最无法忍受的“坊间传闻”被媒体大量采用,并密集报道出去。

  “网上多少脏水泼向我的企业,我无奈;泼向我个人,我认了!可你们为什么竟不肯放过一个仍在澳洲的大学读书的孩子?什么‘和黄胜是儿女亲家’,什么‘和黄胜的儿子都在加拿大读书’”,在《一位父亲忍无可忍的愤怒》这篇博文中,他如此质问“恶媒”,并且说明了自己绝地反击的原因:“作为一个父亲,再不出来说话,实在对不住女儿!除因去年她的爷爷,我的父亲去世,我很少落泪,这次我忍不住泪水:要是在中世纪的欧洲,我会毫不犹豫地用生命去决斗!”

  黄鸣为自己和女儿的遭遇感到困惑:“像我这样已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影响力和话语权的人尚且如此,天下那些饱受网络及某些无聊媒体人的无端“板砖”、“人肉”的普通人将会怎样?”

  他感觉自己的真诚和至爱受到了不可继续宽容的伤害,或许“一位父亲忍无可忍的愤怒”才最接近黄鸣当前的实际处境。由于对女儿的爱,这位父亲把自己放大为一位“民族英雄”。

  这位言辞犀利的硬汉既已出离愤怒,接下来的刀光剑影,就只能按照他本人的血性和逻辑依次拉开大幕了:黄鸣给自己的定位是“为中华民族雪百年耻,争万年光”的民族英雄,而这位民族英雄五年来持续受到“同行恐怖主义”、“买凶杀企”势力和“黑心媒体人”的联合压迫。

  没有对手的对决

  当一个企业成为行业标杆时,其曾经的成功之道会受到媒体与公众的疯狂追棒,近年来众多的民营企业家早已习惯,甚至腻歪了太多的光环和吹捧。

  但媒体与公众的关注同样也是一把双刃剑,企业顺风顺水时,他们会去追踪其成功之道;当企业遇到急流浅滩,市场地位可能发生重大变化,尤其在企业行将上市的时候,他们更有兴趣挖掘来自企业的一切信息。

  然而来自企业的信息和媒体与公众已经获知的信息永远是不对等的,这种信息不对等既给企业留下了足够的公关危机时间,也挑动了媒体与公众更多的好奇。纵观近年来归真堂等很多谋求上市企业遇到的大量公关危机,企业方面很难不做到“有选择地”发布信息,因为这符合企业的长远利益。但是作为有知情权的媒体与公众,也有很难避免“有选择地”理解处于火山口的人和事。

  黄鸣在民营企业家中的特立独行之处,在于他选择了以“民族英雄”和“公平与正义”的身份挑战这种企业与社会之间的互动关系。但问题在于,由于双方的立场和理解不同,黄鸣高调发出的挑战,找不到应战的对手,从而使整个事件的发展进程,演化为一场“没有对手的对决”。

  这其中,最典型的两家媒体是被黄鸣约架的《南方周末》和腾讯。

  《南方周末》进入了“皇明媒暴反击战”的火力范围,是由于一篇《麻烦大了:“太阳王”为何总是上不了市》,在该文中,作者除了对黄鸣提出的5万家全球连锁气候改善商城具体操作要点和盈利前景表示困惑,还就皇明股份“主动申请终止上市资格审核而放弃追求”的背景原因和盈利能力提出质疑。

  这篇文章激怒了黄鸣。

  在致《南方周末》总编辑的公开信——呼唤“正义、良知、爱心、理性”一文中,他首先对《南方周末》此前作为“中国第一周报”的“严谨、客观和务实”表示敬意,然后直指《南方周末》曾经的“媒体中的中国脊梁”在他的心目中已经被颠覆。

  黄鸣在公开信中指出,作者施南的评论缺乏必要的考证和调查。

  比如施南认为黄鸣“擅长的只是太阳能技术中的亚分支,较光伏光热发电等无论在技术高地还是可拓展商业空间上均不占优势”。

  黄鸣认为施南此论“恰恰点中了皇明的强处”。他介绍说,在全国光热发电领域做最早最前面研究的就是皇明,拥有世界上最核心的技术。并解释了之所以没有进入光伏产业的原因是因为一开始就料到光伏产业今天生产过剩的局面,所以早期就着眼于终端产品的研发,现在已达300余种。不仅如此,皇明还创造性的将光热光伏融为一体综合应用,Me-pad系统、太阳能烤炫等,都是国际领先、独一无二的。

  “如果是无关紧要的一些花边新闻用‘坊间传闻’也就罢了,但若是‘以发展太阳谷名义低于市价三分之一圈得大幅土地’这种责任重大,非常严肃的话题用“坊间传闻”来做前缀是严重的不负责任,可以视为故意传播未经证实的重大信息,更有利用媒体的影响力有意诋毁、诽谤的嫌疑。如果事后皇明以此起诉贵报,贵报难道能以一个‘坊间传闻’脱得了干系么?”黄鸣在公开信中用大量的篇幅表示了他对“坊间传闻”被引用的不满,同时以一种调侃式的行文表达了自己对《南方周末》的期许:我宁愿相信,这次的报道只是无心之过或者说只是一次失误,而不是办报主旨的方向性改变和道德的下滑;我也愿意相信《南方周末》文章作者施南并非是没有职业道德的、被收买了的“杀企帮凶”;我更愿意相信一定还有有良知的媒体敢于站出来做真实报道,在坚守良知的这条路上自己并不孤独;而且我坚信社会上还有真正的良知、良心和正义!

  黄鸣掩映在“正义、良知、爱心、理性”的旗号下的真情告白,并未获得《南方周末》的回应。这就像一位愤怒的拳击手破空一击之后,却发现对面根本没有人,从而使得整个现场看起来如同黄鸣一个人的操练和演绎。

  “皇明媒暴反击战”中,腾讯此次之所以也被黄鸣揪出来,送了一顶“恶媒”和“杀企”的帽子,起因是皇明股份7月20日新闻发布会前一天,“腾讯财经以QQ弹出视窗重点推荐的形式,强悍推出‘皇明被陷害?’而内容又全说皇明没有被陷害。”

  黄鸣同样给马化腾发出了公开信,之后更通过新闻发布会和个人微博反复约请马化腾出来公开理论,媒体戏称为“单挑”或者“约架”。

  黄鸣期待马化腾出来单挑,马化腾同样没有出来应约,但是腾讯的一位编辑参加了皇明的新闻发布会,会前会后双方有一些小小的交锋和互动,皇明股份的周春玲在博客上公布了一些花絮。

  周春玲在博客中批露说:20号上午,发布会前几小时,腾讯财经编辑(在选择公布姓名与否时,我选择保护其隐私),到我办公室,要求采访黄董,为其解释不方便单独安排,请见谅后,长时间安静等待。中途接了电话后,突然开始向我要“高于20%地价”的证明,我当时傻眼了,黄董以个人名义,在其博客中,如此真诚地回应了,还不相信?内心那一刻,真的非常受伤,我亦如此表述,然腾讯财经编辑单刀直入,说,“只需要回应给还是不给”。

  腾讯财经编辑向周春玲索要的“高于20%地价”证明,刚好是黄鸣为了回应《南方周末》引用的坊间传闻“以发展太阳谷名义低于市价三分之一圈得大幅土地”引出来的新问题。黄鸣在致《南方周未》总编辑的公开信中有一个附件,题为《另类太阳谷:“3000亩土地”的故事——回应《南方周末》的“坊间传闻”》。

  在该文中,黄鸣详细介绍了有关3000亩土地的开发利用情况,并声明:当时皇明将这块土地拿到手时付出的却是高于开发区中心位置地价(当时标准地价)20%左右的价格,又要负担数亿元的拆迁任务。

  腾讯财经编辑索要这份证明,周春玲觉得此举太过分,双方的僵持让观众看来就有点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实在是闹不清楚。

  周春玲还公示了腾讯财经编辑在新闻发布会上“对号入座,哭讨说法”的相关细节:在发布会上,黄董以未公开媒体与编辑姓名的方式,列举了某些媒体如何强势的做法?会议还没结束,腾讯财经编辑联系我,表达强烈抗议。为更好地消除误解,引荐黄董与其单独沟通,当黄董一遍一遍地为其解释,无针对个人(在我手机里,至今仍存有某媒体人 “拒绝公告”的强势短信),腾讯财经编辑仍哭着,要求一个说法……

  据周春玲在博客上介绍的情况,这场皇明与腾讯方面在新闻发布会期间的沟通接近40多分钟,但最终没有什么结果:黄董说,腾讯网三番五次地挑衅,我们忍无可忍,视为敌对宣战,请你赶快带话给马化腾,我与他单挑对话。腾讯财经编辑头都不回地说,你无权命令我……

  腾讯财经编辑“哭讨说法”,在周春玲看来是不值得同情的,因为皇明股份的员工和经销商们也很受伤。据一些媒体报道,在7•20发布会上黄鸣进行了长达4个半小时的演讲,在念给女儿的一封信时,“甚至数度哽咽,频频擦泪。”

  一场企业与媒体的对决,一方的主要人物并未出场,但是腾讯财经的编辑哭了,黄鸣本人也哭了,双方都觉得很受伤,所谓理性的沟通,化为一场闹剧。

  孤独的行业领袖

  接触过黄鸣的人会观察到,对理想的狂热和对各种障碍的坚决反击,或者说诗人的浪漫、传教士的虔诚、企业家的精明、战士的激烈这些多重角色和气质在这位50多岁的男人身上并存着。

  这种混合型的人格特质经常使有关黄鸣的争议往往脱离了单纯的事件本身。黄鸣毫无疑问是最热爱简朴的生活、单纯的爱和阳光一般热情而透明的纯真事业。但多年来,他在成长为一个教父式的行业领神时,却也亲手塑造了方方面面的对手,而黄鸣本人觉得这个结果没有什么不好——因为“如果黄鸣不说”,更多像他一样的人就会受到伤害。

  黄鸣以民族英雄的名号挺身而出,但最适合他的身份可能恰好是一个能受到社会细心呵护的企业家和发明人,而在一个急速变化、各种利益群体冲突日渐加剧的时代,不仅是黄鸣——任何人都不可能得到这种特别的爱护。

  在有关太阳能行业内外的各种纷争中,人们看到黄鸣其实是披了多件战袍,同时向不同方向宣战。他既是“中国抗恶媒第一人”,也是挑战“同行潜规则”,挖了“行业祖坟”的反叛人物,信心饱满地继续塑造自己的敌人和对手。

  这种策略从形式上看,等于是一步险棋,因为挑战者同时得罪了所有的人和势力,但也颇符合厚黑学鼻祖李宗吾先生的“补锅理论”:如果一口锅已然烂掉,与其劳心费神零星修补,不如弄一个更大的洞,闹到无法收拾,自然有人会出来帮忙收拾,而且还会得到主人的感谢——因为你帮他解决了此前没有发现的问题。

  挑战媒体同时,持续揭露行业黑幕,黄鸣表示每月都将公布一条或两条行业潜规则,“目的是逼行业加快出台强制安全标准”。

  皇明首先在徽博上爆出太阳能“祸从天降”“火烧连营”两大潜规则。这两条信息等于是击中了低端太阳能热水器的要害。所谓“祸从天降”,指的是市场上大部分普通的太阳能热水器支架比较薄、比较窄,抗风能力弱,容易腐蚀、坍塌,造成整机报废。而“火烧连营”说的是电热带安装不规范。由于电热带连接处在楼顶,一旦人工安装不良很容易在通电后造成起火事件……

  在2012年8月10日的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黄鸣宣称将建立“太阳能行业曝潜强标网”,力推国家颁布太阳能“强制安全标准”,并继续炮轰同行潜规则。

  “现在就是前几位的企业,他都不去做标准,不去做安全,光搞潜规则了,或者任由潜规则发展。”对于黄鸣不断批露行业潜规则的行动,一些媒体认为这是黄鸣为了配合公司下一步的重大战略布局,规避皇明股份高端太阳能产品与中低端产品在市场竞争中的不利地位。但黄鸣认为此举跟皇明在市场上的占有率没有关系,他在接受网易财经访谈时说:“因为我在这些年,当面锣对面鼓地说了很多次,不管用,所以说我现在说到社会上来了,要不然这个产业大家一块玩完。我是不愿意看到的,这是我最大的耻辱。而且现在,几乎所有的城市,一线、二线、三线城市把太阳能热水器给赶出去了,我们整个行业在太阳能热水器方面全线大溃退,已经给赶到农村角落去了,变成农用车了,变成农资产品了。”

  但是从实际效果上看,黄鸣一直希望加快出台强制行业标准,除了政府的强力支持,是一定需要行业内多数企业达成共识的,而黄鸣本人的“挖祖坟”行动,扩大了打击面,使得他的呼吁鲜少得到行业内的支持者。黄鸣本人也认为,在推行行业标准这件事上“早就被孤立了”:就在(行业)内部,大多数的企业大家都在看,都在观望,看你把这个行业推向何处。有些企业可能觉得,皇明断了他们的财路,往皇明这个方向,他们可能根本就发展不下去,所以这里面就挖了“祖坟”。

  同行之外,在业内研究人士中,也有人不认同黄鸣对行业的判断。太阳能行业咨询专家,同时也是多家大型太阳能热利用企业顾问的刘孝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太阳能行业技术门槛不高,现在已经比较成熟了,过去10年左右的时间,那确实是存在质量问题,现在再说这个问题有点过时。经销商在安装上存在问题,服务不规范。但不能将个案夸大,从而否定整个行业。”

  有人在摇旗呐喊,环顾四周,却无人响应。这是什么感觉?黄鸣的悲情,可见一斑。

  一地鸡毛,一堆骨刺

  “多少汗水,多少艰辛,多少不眠之夜(就像今晚,不!今晨一样,现在凌晨1:30,我们有的人没有吃饭,有的人几夜几乎没有睡觉,熬夜筹备7月20日新闻发布会),就为了中华民族雪百年耻,争万年光!”

  在黄鸣博客上,有一条《7.20发布会熬夜筹备有感》记录了其本人在挑战媒体同行中的工作状态,这不由得使人想起当年黄鸣在深夜吃蛋糕的那一幕。

  这场轰轰烈烈的抗争中,黄鸣胜利了吗?就当前趋势来看,一切还是未知数。

  无论作为一次危机公关,还是倡建强制行业标准的目标,黄鸣似乎都没有召集到足够的盟友和支持者。观众看了一场热热闹闹的挑战,但没有看到实实在在对决的过程,现场遗留的是一地鸡毛,一堆骨刺——黄鸣依然在持续发声,而媒体依然在发表自己的种种疑问,包括腾讯在内。

  然而,悲情的挑战者黄鸣仍未放弃最后的希望。在当晚的博客上,他以“携普天下艰辛创业者叩首”的空前谦卑,再次发出自已的呐喊:

  各位握着笔杆子、操着键盘、攥着人家命运的同胞们,中国企业不容易啊!我有时真的为这一群人感到悲凉:干嘛这么玩命呀!要说挣钱自己能花多少?想花钱也得有时间呀!那些媒体大人们积点阴德,就可怜可怜这些没白没黑、没日没夜做实业的人吧!他们着实不容易呀!饶了他们吧!

本文链接:http://www.irmb.cn/news/show.php?itemid=89

 
声明:
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中国商业联播网”的稿件,其版权属于中国商业联播网及其子站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中国商业联播网”。其他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