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看点焦点        正文

潘石屹,终究还是忘了曾经种下的那些石榴树

日期:2021-06-22  来源:“首席商业评论”(ID:CHReview)  作者:老刀   浏览次数:7952
分享到:
核心提示:被理想照耀的时代1979年高考前8天,潘石屹在一场交通事故中受了伤,高考发挥失常。他立即偷偷在另外一个县以石屹这个名字报考中
关键词:
 被理想照耀的时代

1979年高考前8天,潘石屹在一场交通事故中受了伤,高考发挥失常。他立即偷偷在另外一个县以“石屹”这个名字报考中专,并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兰州的一所石油学校。1981年毕业后,潘石屹又以整个石油部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石油管道学院。

1984年,潘石屹毕业被分配到设在廊坊的石油部管道局经济改革研究室工作,捧上了铁饭碗。在那里,潘石屹很快找到了让领导重视他的窍门,那就是记清楚所有的工作数据。处长向局长汇报工作,局长向部长汇报工作,都需要用数字说话,而他们都记不清楚数字,他们需要带一个人汇报数字。每天下班之后,潘石屹就背数据,最后,这些数字小数点之后的好几位,他都能记得清楚。科长开始欣赏他,处长开始欣赏他,主任也开始欣赏他。他被确定为“第三梯队”,并成为领导身边必带的“红人”。

当年的小潘显然是一个怀揣伟大梦想的人,他可不甘心就这样一辈子被牢牢绑定在体系之内波澜不惊,旱涝保收。

1987年,潘石屹变卖了自己所有的家当,毅然辞职,来到广东,在那里度过了他感到压抑的一段时光。1988年,潘石屹跟着一位老板来到海南,他被任命为砖厂厂长,负责300民工的生产生活问题。在海南,潘石屹陆续结交了冯仑、王功权、刘军、王启富、易小迪等人。1991年,他们共同创立了海南农业高科技投资公司(万通前身),这就是后来所谓的“万通六君子”。

当时,这家号称注册资金1000万的公司,其实只有东拼西凑的3万块钱。1993年改名万通的时候,已经赚到了3000万。

1995年3月,六个人有了第一次分手,王启富、潘石屹和易小迪选择离开;1998年,刘军选择离开;2003年,王功权选择离开,至此,万通完成了从六个人到一个人(冯仑)的转变。

冯仑回忆道:“最早潘石屹发给我们律师函,指出不同意就起诉时,我和功权特别别扭,像传统中国人一样认为那叫‘忒不给面子’。但越往后越成熟,最后我和功权分开时只请了田宇一个人,连律师费都省了,一手交支票,一手签字。”

从开发商到包租公

1995年,潘石屹和他老婆张欣共同创办了soho中国,一度成为北京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SOHO中国定位鲜明,只专注在北京和上海繁华地段运营商业地产项目。

2007年,SOHO中国上市首日,收盘总市值达到477亿港元,募集资金超过128亿港元,当年收入69.54亿元。2010年,SOHO中国创下了184.23亿元的年度营收,体量超过了恒大,更是融创的近3倍。

2013年之前,是SOHO中国的辉煌期,潘石屹向来擅长以低价拿地,后建成高价值写字楼项目而出名。比如,据媒体报道称,2005年,北京商品住宅房均价还处于6725元/㎡,潘石屹却以2万/㎡的单价、7亿元的总价,将尚都SOHO出售给了一位山西老板,售价足足高出市场价3倍。

2013年之前,SOHO中国便已经接连创造出了北京SOHO现代城、三里屯SOHO、中关村SOHO等地标建筑。这些写字楼被张欣包装成华尔街美学和高阶设计水平,最终以高昂的售价名冠京城。鼎盛之时,SOHO中国占据了北京CBD地区近半地产项目销售额。

2013年,商业地产陡然遇冷,潘石屹开始转变公司经营模式,SOHO中国的业务由以往的“开发-销售”,转为“开发-出租”模式。这种新模式让SOHO中国多地的商业物业,开始转为自持出租,潘石屹则摇身一变成了“包租公”。

2015年,“双创”火热,潘石屹也重新燃起热情,推出了新一代共享办公产品SOHO 3Q。SOHO 3Q一度是北京和上海最大的共享办公空间,截至2018年底,SOHO3Q拓展至全国7个城市共31个中心,拥有超过3万个工位。2019年,潘石屹将SOHO3Q的11个项目打包卖给筑梦之星。

之后,潘石屹的SOHO中国,基本处于“躺平”状态,不拿地、不开发、也不开展新业务,只以纯粹的收租为生,一年十来亿的租金收入,支撑着这家公司。利润的相当一部分,来自物业资产的增值,最近三年,增值每年都在10亿以上。

卖卖卖

卖卖卖,出现在2014年,这一年,SOHO中国开始出售中国境内的项目,转而通过张欣和潘石屹的家族信托收购美国商业办公。

潘石屹对于出售国内资产,一直讳莫如深,他承诺,核心资产不可能卖,他一如既往地表达自己的情怀:“外滩SOHO是一个(不能卖),位置太重要了;望京SOHO不能销售,太漂亮了,我很喜欢。”

2014年初,SOHO中国作价52.3亿元向金融街出售了海伦广场、静安广场两个物业项目;2014年9月,SOHO中国向携程控股出售凌空SOHO约10万平方米物业,作价30.5亿元;2015年SOHO中国向复星集团出售其所持上海外滩国际金融中心8-1地块50%的权益;

2016年SOHO中国以32.2亿元的对价,将位于上海的SOHO世纪广场出售给国华人寿;2017年,SOHO中国以85.8亿元,相继卖了位于上海的虹口SOHO,以及凌空SOHO的剩余物业。

2019年SOHO中国宣布78亿出售北京、上海的13个办公物业项目,其中包括北京望京SOHO、银河SOHO以及建外SOHO,上海SOHO东海广场、SOHO中山广场的部分物业;同时9月SOHO中国宣布以7.61亿元的价格出售位于北京的9个商业项目共计2583个地下停车位组成的资产包。

据统计,短短6年间,SOHO中国就通过出售资产的方式套现了超过300亿元。

6月16日晚,美国投资管理公司黑石集团(Blackstone,或称“百仕通”)公布,向SOHO中国发起全面要约收购,而SOHO中国公布交易作价为236.6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95亿元)。在交易完成后,SOHO中国可以保持现有主营业务和管理团队,现股东潘石屹和张欣夫妇将保留9%的股份,并继续保持在香港的上市地位。

到目前为止,SOHO中国经营有北京、上海的多处写字楼物业,包括北京的前门大街项目、望京SOHO、光华路SOHO II、银河/朝阳门SOHO、丽泽SOHO,以及上海的SOHO复兴广场、外滩SOHO、SOHO天山广场、古北SOHO等。业内人士认为,无论从地理位置还是写字楼质量上看,SOHO的项目都属于不错的资产。

相比2020年3月初,黑石集团与SOHO中国的私有化谈判,当时的交易价格是40亿美元。即一年时间,SOHO中国“缩水”近10亿美元。即便比去年的40亿美元报价低了整整10亿美元也要贱卖,潘石屹家族甩卖国内资产的决心由此可见一斑。

潘石屹清空了SOHO的大部分股权(9%的股权仅有财务意义),相当于将公司旗下的所有物业项目控制权转手交给了黑石,曾经的地产大佬潘石屹要干嘛去?

价值观是早就注定的

和李嘉诚买断英国如出一辙,潘石屹的选择是在美国购入大笔资产。2011年,潘石屹便以7亿美元,买下纽约曼哈顿广场旁的港务局长途巴士站办公大楼。2012年,他又花了6亿美元,收购了曼哈顿公园大道广场49%股权。

2013年,张欣联手巴西Safra家族,以14亿美元收购美国通用汽车大厦40%股权。此外,潘石屹长子还在英国成立了一家房地产公司,拿下当地多个地产项目。

一连串的海外收购后,有媒体提出了质疑。潘石屹回应道,“在海外投资的钱来自家族信托,跟SOHO中国的公司行为无关。”资料显示,张欣为美国国籍,而自2015年起,潘石屹持有的SOHO中国股权,便全都转至张欣名下。笔者以为,所谓的家族信托只不过是财产转移的套路而已,其所有财富之根本依然是来自国内主营业务获得。

2019年末,潘石屹再次静悄悄地开始了一系列海外资本动作。天眼查数据显示,从2019年12月18日至2020年1月14日,仅28天时间里潘石屹先后注册了7家公司,股东均为境外公司。

去年疫情期间,潘石屹的公司及家族基金没有捐出一分钱,仅仅在网上发了一条微博声援武汉疫情,最后被网民们声讨。

但是,潘氏夫妇对美国的捐款却非常大方。

2014年时,潘石屹夫妇就向哈佛大学捐出了1500万美元,而后成立基金会再次捐助1亿美元给哈佛大学,同年,他们还向耶鲁大学捐赠了1500万美元。据统计,潘石屹夫妇累积向美国大学捐款超过7亿,但是从来没有为中国大学捐过一次。

张欣是这么解释的,“让中国的贫困学生到世界一流大学去读本科。”但人们很快发现,捐款没多久后,潘石屹的两个儿子先后入读耶鲁和哈佛。

曹德旺曾意味深长地说:“存在的都是有道理的,潘石屹跟他的太太,都是鬼精鬼精的。”

有人说,人的价值观,老早就已经注定了,而且很难改变。

张欣是1965年出生在北京,14岁的时候她和母亲前往香港,少女时代在缝纫衬衫的工厂度过。5年之后,她去了伦敦,一开始是卖炸鱼和薯条,后来又在酒吧卖啤酒。借助西方富豪捐助的奖学金,张欣在苏塞克斯(Sussex)大学读完本科,之后又在剑桥大学获得了硕士学位,毕业论文是研究中国经济私有化。

潘石屹在一篇文章中说:

我的观点是未来的世界是人类一体的世界,无国界的世界,不要太区分中国和外国,甚至不要太区分东方还是西方。从这个世界的本质来看,并无大的差异,所以我认为孩子受国际化的教育是最佳选择。

我觉得未来是人类一体的社会,英语还会像今天一样是国际主流沟通语言,整个的知识体系也基本上建立在英文这个知识体系上,因此,我们不要让小孩走过多的弯路(接受国外教育)。

这段话来自潘石屹的书《我的价值观》。从中可以看出,其实在老早之前,潘石屹就已经根深蒂固地认定,英语世界才拥有最优秀的文化以及发展体系。

老潘的石榴花

潘石屹在《石榴花开爱弥漫》的文章中写到:

妈妈临终时对我说:“把我埋在北京郊区任何一个地方就行了,不要给你和别人添麻烦。”在整理妈妈遗物时,看到妈妈在小本子上记录下来的都是老家村里的事,谁家的孩子病了,谁家的老人无人照顾了,等等。她总是把我给她的生活费三千或五千地寄给这些需要帮助的人。她的心与天水老家这块土地上的人紧紧连在一起。把妈妈送回去,我想这是妈妈真正的心愿,也是让她的爱把分散在北京及全国各地她的孩子们与天水这块土地紧紧地连在一起。

下葬结束那天晚上回到饭店,大家一起商量,总感到妈妈的墓地太简陋了。再一想妈妈简朴了一生,把所有爱和关心都给了别人,她不会埋怨我们这些子孙们选择这样简朴的方式。张欣提议应该在墓地上种一些妈妈喜欢的树和花。大家都认为妈妈最喜欢石榴树。至于花,妈妈什么样的都喜欢,尤其是小小的淡紫色的野花。后来,我们请来天水园林公司,在妈妈的墓地上种了一些石榴树。

下午我们与当地政府的工作人员一起商量如何把SOHO中国基金会资助的“儿童美德项目”更好地进行下去,我相信,家乡的进步和改变最终是人心的进步和改变。我们村前的路还是一条土路,来往的车辆很多,车辆过后有许多的灰尘,我们决定修好这条路。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当中,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落叶最终总是要归根的。不知潘石屹这样受西方文化影响至深的精英人士,最终是否还会有一丝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理想在心灵当中萦绕?

因果皆是缘

人民网新华社等在今年3月15日份发布了一则消息:

近期,新闻媒体报道捍卫国土戍边官兵的英雄事迹后,有群众向警方举报,一新浪微博用户曾于2020年6月23日在他人微博评论区发表造谣诋毁英雄烈士的言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经警方调查核实,该微博用户潘某(男,30岁)于2020年2月2日离京出境后,一直在境外。目前,海淀公安分局已依法对潘某刑事拘留,并对其开展追逃。

一切因果皆是缘。潘石屹对孩子的国际化教育曾是颇为自得的,他写文章说:

我们周围很多家长都选择先把孩子送到中国学校学习,一段时间后再申请美国学校,结果各种问题层出不穷,而且会遭遇文化冲突的困扰,接受新文化的难度远远大于一开始就读国际学校的孩子。我们的小孩在升学过程中就特别容易,面试也好、考试也好都很顺利。

本文链接:http://www.irmb.cn/news/show.php?itemid=976

 
声明:
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中国商业联播网”的稿件,其版权属于中国商业联播网及其子站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中国商业联播网”。其他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